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赤鱼追波

建筑日记

 
 
 

日志

 
 

多元共存的西西里王国  

2013-08-20 12:36:21|  分类: 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元共存的西西里王国

在这里,几乎每栋建筑上都包含至少两种风格,而西西里人似乎也理所当然地认为并没有哪种文化或宗教可以单一存在;它们的融合天经地义。

从意大利本土越过狭窄的墨西拿(Messina)海湾就登陆了西西里岛。1908年的大地震和海啸几乎毁灭了墨西拿市,幸存下来的部分重建不多时又在二战中遭受轰炸破坏。作为西西里第三大城市,墨西拿用难以估量的沉寂回应着天灾人祸。清晨,当我们的船靠近港口,整座城市还未苏醒,沿岸陈旧简陋的房屋看起来毫无生气,密密匝匝的窗户像是枪林弹雨落在墙面上的伤口。离墨西拿不远处的埃特纳火山(Mt. Etna)几天前刚刚喷发过,天空依然被火山灰笼罩,一部分落在地上的黑色细石证明其拥有毁灭性的力量。这里的一切显得灰暗压抑,当我们驱车前往陶尔米纳(Taormina),这种灰黑色、令人难以容忍的窒息和眩晕仍然一路伴随。

想象中多彩、慵懒、惬意的西西里岛与目力所及的一切都毫无关联。陶尔米纳似乎日日宾客满门,这座只有一条主干道的小镇实则是建于1970年代的度假村。当你被挤在一个又一个旅行团之间费劲地想要获取一些新鲜空气时,会觉得所有的美景都被有钱人的铜臭和廉价的肉欲所包围,尽管他们多少只是存在于烦躁的想象中。街道两旁的纪念品和奢侈品商店混在一起,古董商贩一脸清高地向你兜售仅15欧元的大个宝贝,背包情侣们肆无忌惮地站在路中央接吻挡住去路……这些都是确凿存在的,即便它们是被湛蓝的地中海所包围也毫无浪漫可言。突破重围的唯一办法是尽力朝小镇更高处去,将它们甩在身后。古希腊剧场就在小镇尽头,对于它到底是古希腊还是古罗马的争议如今终于平息下来,事实上,它是由古希腊人建造、古罗马人修复的——西西里并没有哪个地方是利落的单一文化风格。

买过门票,穿过一条长满巨型仙人掌的近路可以更快(而且没人)循级爬至高处,原本占满整个地平线的埃特纳火山剪影在此刻只是一片黑压压的灰尘,火山口的红云倒是清晰可见,离它稍远些,太阳冲出云层泛着明亮色泽,地中海以颜色深浅回应来自天际的变换。大自然的明暗分割线有时很难用肉眼分辨。在这样的背景下望着深红色的罗马剧场会觉得也许古人是对的,地平线以外永远难以想象,应该就是地狱。比我率先抵达这里的第一波游客正准备离去,当他们还回废墟以静谧,倒塌的巨石仍旧一副未受惊动的模样。它们所渲染的气氛让人想起更早期的旅行,这片土地曾经富饶,伟大的脚步踏足于此,它也被不同的文明占领过、影响过、改变过,如今依然只剩灰烬。亘古不变的应该是源源不断奔向这里的旅人——我在下一波游客抵达前逃离。

陶尔米纳位于墨西拿和卡塔尼亚(Catania)之间,后者是西西里第二大城市,却并不是旅行圣地,也很少被人记述,从小镇前往至多一个小时的车程。选择这个目的地是出于猎奇心态,不想却充满惊喜。我从陶尔米纳不失可爱的小站登车,同行大多都是当地人,一路上吵吵嚷嚷好像彼此熟稔多时,这倒并不让人觉得烦躁,反倒饶有兴致地把这门完全听不懂的俚语当作某种音乐旋律来听,毕竟,当人们看起来个个友善快乐,你也很容易被拉拢。车行半路,我们在不知名小站停住,司机与候车乘客交谈几句就与他一起去了对街咖啡馆。私下询问才知道原来那位乘客告诉司机其妻子忘带钥匙,正返家去取,于是司机就此弃车等人。后来这位妻子无视红绿灯匆匆跑来,叫回两个男人上车,大家又像未被打断过似地继续前行。这个地方的人情味和想象中的完全一样,还意外地带有一种意大利式的生活幽默。

卡塔尼亚是座看起来很简单、实际上却远非如此的城市。主干道埃特纳大街直达火山脚下,这样的地理位置使得卡塔尼亚日日生活在火山的威胁之下。当地人对此倒是毫无恐惧(他们对大自然的恐惧简直无法和对当今政府的恐惧相比),对于自然灾害所带来的毁灭在这里另有说法:在自己的灰烬中重生。卡塔尼亚大学的文学与哲学学院就是最好的例子。它的前身是一座修道院,始建于1558年,新古典主义和后巴洛克风格是建筑外墙的主要特点,它的地下室还保留着16世纪罗马时期的废墟,现今学校巨大的图书馆有一部分也设于其中,在废墟外的其他阅览室则由18世纪的巨大木质书橱组成。透过阅览室的窗户,能看到奇形怪状的巨大黑色岩石。向导平淡地告诉我们,这就是某次火山喷发的岩浆,它们恰在窗户外停止,修道院也得以保留。这听起来真像是个传奇故事,各种交织的建筑风格承载了历史变迁,巨大灾难的痕迹则依然保留在后院和满是火山灰的墙壁上。

校内许多修复都用火山岩完成,卡塔尼亚城市内的许多建材也都来自凝固的岩浆。也许这就是人们口中的“在灰烬中重生”的实际含义吧。与修道院相连的San Nicolo LArena教堂如今也是大学的一部分,跟随向导穿过狭小的密道通往看台。纯白色的教堂内部完整地保留着15世纪的样子,甚至连烛灯上未点完的白色蜡烛也是。神圣外表看起来竟也有些鬼魅的影子。教堂没有完工的外部也同样维持原状,三根黑色烟囱似的巨型圆柱伸向天空。也许现代建筑师们会问“这到底是什么风格?”而这里的哲学学生们则会回答“未完成的建筑包含了所有可能的风格”。

城市中一切由罗马人、诺曼底人、阿拉伯人占领所产生的丰富遗留都深深吸引着我,但是那些陈旧黯淡的建筑、颜色脱落的墙面又用它们各自不同的语言诉说着同一件事:西西里的辉煌时代已经过去,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让人为期待感到恐惧。“又有什么好想的呢,”谈起将来,卡塔尼亚人常常这么一边叹息,一边打理着自己的水果摊或是擦拭吧台。如今空无一人的咖啡馆也曾被那些外国特派记者的高谈阔论占满,更早以前,古罗马人殖民时留下来的教养让这里的人民总是很讨人喜欢,即使是在百无聊赖时也能对旅人露出真诚笑容,并用其他地区的意大利人也听不懂的当地方言指手画脚地为你提供帮助。

如果说在墨西拿对满目疮痍还是惊鸿一瞥的话,那到阿格利真托(Agrigento)就真是深入其中了。在Atnea大街上满是不开门的餐厅、大门紧闭的小商店、廉价咖啡馆前拉客的店主,阿拉伯移民们在这里兜售廉价纺织物。对于淡季的阿格利真托来说这一切都再正常不过,中心老城过多的建筑物现在成为一片无人管辖的废墟。到底是挡在它们面前的工房大楼是最贫穷的小区,还是这些衰败的老房子聚落才是贫民窟根本无法分清。但这一切却并不妨碍你想象古代物质主义在这里的挥霍场景,毕竟那些雕花的窗台依旧存在,辉煌的过去让这里的“每根线条都不可以是直的”——建筑师们对西西里巴洛克风格建筑如此评价。岛上的早期遗留很容易让人想起那些伟大的旅行,那时候探险的意义也许并不在于肉体和物质上的征服,而是对真理的寻求和证明。

和大多数现代旅人一样,来到阿格利真托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这座城市本身,而是为了转站。各自目的地各不相同,我是为了从这里搭上前往巴勒莫的火车,穿过西西里岛中心地带以欣赏田园风景。大地艺术家Richard Long曾从巴勒莫徒步3天前往阿格利真托,并留下迷人诗句。然而如今,当火车缓缓启动,由岛屿南部向北端出发时,一切并不如前人所留下的任何记叙。绿色田野上罗列着低矮的葡萄园,周围的平房却为其加上贫穷的注脚,试图清晰明白地告诉你追随任何一个伟大旅人的脚步都无法真正带你回到过去。一路上并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风景,整个岛屿只有一条铁路轨道,我们的行程也因一次次礼让反向列车而拉得更长。深入腹地以后,站台上阿拉伯移民越来越多,到了巴勒莫车站,他们与当地人摩肩接踵、不分彼此。不似卡塔尼亚,这并不是一个能让人一见钟情的城市。

整个地中海史混乱、血腥也不失迷人,如同深藏在这片晶蓝色海底的所有秘密与宝藏。伊斯兰教徒和基督徒毫不费力地穿梭在西西里岛和突尼斯之间这条地中海最浅的航道上,对他们来说,这片海域并不是阻隔,而是某种交流方式。当法国基督徒占领突尼斯伊斯兰市场时,与其隔海相望的西西里岛还是个伊斯兰酋长国,直到11世纪诺曼人才终于将这里占为己有。但正是在诺曼王朝时期,西西里的伊斯兰也迎来了它最被包容的美好年代。

多元共存的西西里王国 - wuhelo100 - 赤鱼追波
 
多元共存的西西里王国 - wuhelo100 - 赤鱼追波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