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赤鱼追波

建筑日记

 
 
 

日志

 
 

若他在世 会因受限制而兴奋  

2013-05-07 00:12:21|  分类: 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若他在世 会因受限制而兴奋

2013年05月07日 - wuhelo100 - 赤鱼追波

安迪·沃霍尔博物馆馆长埃里克·辛纳

尽管英国产生了波普艺术最初的语言形式,但后来却真正兴盛于美国,尤其是安迪·沃霍尔的出现……很多中国当代艺术家从波普艺术中吸取了能量,与波普从血缘上、精神气质上有着无法撇清的干系。波普艺术的倡导者与发起者安迪·沃霍尔作品到沪展出,也许可以让我们真正对之反思,而不再是种种误读。

徐佳和

这些天,对上海的当代艺术界而言,最大的焦点当属将持续三个月的展览——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的“十五分钟的永恒”。

这一展览齐集了波普艺术代表人物安迪·沃霍尔500余件作品和近200件文献资料的艺术展,这一展览也是迄今为止亚洲最大规模的安迪·沃霍尔作品展。以安迪·沃霍尔命名的博物馆是此次展览展品的提供方和选择方,该博物馆坐落于安迪·沃霍尔的家乡、美国东部城市匹兹堡。

2011年,一直关注亚洲艺术并出任过横滨三年展策展人的埃里克·辛纳(Eric Shiner)开始担任安迪·沃霍尔美术馆的馆长一职,19年前,在匹兹堡大学获得艺术史和日本语的双学位后,他曾经在安迪·沃霍尔博物馆开始为期一年的美术馆的实习生生涯。2008年,他收到了来自安迪·沃霍尔美术馆的一个邀约,希望他能够成为该馆的首席策展人。辛纳接受了这份合约,20111月成为安迪·沃霍尔博物馆的馆长。

埃里克·辛纳在中国当代艺术和日本当代艺术方面都是专家,他在接受《东方早报·艺术评论》的独家专访时认为1960年代的波普艺术是整个当代艺术发展至今的基础,从之前的传统艺术到抽象表现艺术,到波普艺术,年轻艺术家都是以此为基础在进行创作。很多中国当代艺术家从波普艺术中吸取了能量,与波普艺术从血缘上、精神气质上有着无法撇清的干系。波普艺术的倡导者发起者和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安迪·沃霍尔在逝世26年之后的今天,仍然是一个复杂的、经常被误解的人物。

波普艺术兴盛于1960年代的美国,一个严酷动荡的时期,约翰·肯尼迪、马尔科姆、马丁·路德·金几年间相继遇刺,政治谋杀丛起。越南战争、民权运动、经济衰退、政治危机等事件的出现,不仅令社会政治经济在危机中变革,也在催生着艺术的革新。年轻的艺术家们不屑于表达自我,故意要从画面上把“自我”清除出去,有意用完全客观冷静的态度作画,甚至能“不在意”到去画一些最俗不可耐的商品或日常用品,这个做法来自和抽象表现主义完全不同的明确立场——让艺术等同于生活。于是,波普艺术,意即反映大众消费文化的艺术,而不是高雅艺术,成为1960年代欧美艺坛的主角,它的出现给西方艺术界开创了一个完全不同以往的新局面。

对于现成品的挪用在此形成一个风潮,“一个艺术家去创作什么新东西总是迫不得已,一个艺术史学家去描绘早就存在的事物也同样如此。” 埃里克·辛纳如此评价。

政治人物肖像也很中立

据报道,今年年底,安迪·沃霍尔博物馆将提供超过40件沃霍尔作品在苏格兰展出,作品大多以权力和政治为主题,这次在上海、香港、新加坡的展览,有没有侧重和主题?

埃里克·辛纳:苏格兰那边的展览主题是关于政治人物和慈善,关于权力与金钱,关于卡内基——美国一百年前最富有者之一,展览也是为了卡内基信托基金成立一百周年。但是在上海的展览完全不同,没有任何政治取向。卡内基来自苏格兰,经过拼搏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去世后留下大笔财产支持艺术文化事业,不仅仅在美国,在苏格兰也有,所以这是在苏格兰办展览的原因。苏格兰的展览上展出了肯尼迪家族的肖像、卡特总统肖像等等在世界上拥有政治与金融影响力者的肖像。安迪·沃霍尔总是在主流文化里寻找创作主题,比如玛丽莲·梦露、杰奎琳·肯尼迪,当然沃霍尔的肖像作品里也包括许多政治人物,如列宁、中国的政治人物等等。尽管可以在其中找到与政治的联系,但是安迪·沃霍尔创作那些作品完全没有对画中主题进行直接的政治评论,作为艺术家他很中立,不会有一个预设立场,也不说支持什么或者反对什么,而是让观者自己看着作品去决定。

尽管安迪·沃霍尔本人没有对作品中的人物进行直接政治评论,甚至于在他不断复制的肖像中能读出一些悲伤来,但是政治人物肖像本身具有的象征意义是不是让作品在展出中受到限制?受限制这件事是否与安迪·沃霍尔本身对于艺术无界限的看法有冲突?艺术家如果在世,会对这样的限制有何种反应?

埃里克·辛纳:所谓的限制我们这次在新加坡就遇到过,新加坡的展览规定不能展出任何政治人物的肖像——奥巴马不行,日本首相也不行,新加坡任何地方都不可以,因为新加坡方面认为,人们可能会借此来批评新加坡的政治,所以我们展出的时候,这一块是留白的。如果用“禁止展出”这个词来描述所受的限制,并不是最准确的,政治人物肖像在是不是可以展出的问题上取决于展览双方的共同决定。

沃霍尔本人的创作十分全球化,他在1970年代选择中国政治人物作为绘画主题,不仅仅因为这位政治人物在那时统治了一个东方大国,更在于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致力于改善中美关系,所以,当时中国政治人物肖像出现在美国各大报刊杂志上,沃霍尔是在特定的时间选择了这位政治人物。沃霍尔的创作是将媒体作为原材料,把媒体上的图片截取出来,经过加工变成作品,然后再还给公众。沃霍尔所做的是将图片中立化,因为一般出现在媒体上的图片都配有文字,这些文字或者支持图片,或者反对图片,沃霍尔把图片从文字中抽离出来,使之变得非常中立,让观众能够自己去感受,自己决定从中获得的意义。

当然,如果沃霍尔在世能够知道自己的作品受到如此限制,一定会非常兴奋,他热爱这样的张力和紧张感。1982年访问中国之后,他爱上了这里的文化和历史,现在自己的作品能够在此地展出,虽然不是全部的作品,因为他的创作实在太多了——这些只是馆藏的20%都不到——如果还能在他的展览里加入一点争议,那是更好不过了。

安迪·沃霍爾1982年中國大陸行從不為人知到現在廣為人知,但1956年那次造訪中國似乎知之者更少,你能談談1956年的情況嗎?對安迪的創作是不是有影響?

埃里克·辛纳:1956年左右,沃霍尔在美国做插图设计师挣了一大笔钱,他计划用这笔钱进行一次长途旅行,那时候去亚洲还不是什么多酷的事情,其实那次他只是到了香港,并没有进入到中国大陆。他在泰国、日本等等亚洲各国周游,最后从欧洲回到美国。那次亚洲游历让沃霍尔看到了人们在菩萨身上贴的金箔,他对这种技法很感兴趣,于是回到美国运用于自己的创作中,使1956年的亚洲行对沃霍尔的创作有着非常实际的影响。

但是创作中国政治人物肖像,绝非受1956年亚洲游历的影响,因为那时候这位政治人物还没有成为美国主流媒体的明星。

中国当代艺术的“表亲”

安迪·沃霍爾提出“成功的生意便是藝術”。他直截了當地坦白,自己愛錢。這對當代藝術界來說,似乎是開啟了一個潘朵拉魔盒,但是對於藝術的發展而言,是好還是壞?

埃里克·辛纳:这是当代艺术界最有趣的争论之一。一方面,人们担忧艺术家为钱创作,担心艺术家们只在乎金钱而不是在乎作品的质量和从中传达出的信息,但是另一方面,艺术家有钱不是错——如果你是一位律师和医生,你变得有钱人们就会为此庆祝,而如果你是一位艺术家,当你越来越有钱,人们就会批评你,说你太有钱了。但是关于沃霍尔,我们不能忘记他的成长背景,1928年,他出生于美国经济大衰退时期,他的整个成长阶段家庭环境都非常贫穷,在那段时间出生的孩子,赚钱就是第一要务,所以要变得有钱就是推动沃霍尔努力工作的最大动力。同时,安迪·沃霍尔大学学的是插画,毕业后去纽约的工作也是担任商业插画师,他最初只为书刊负责插图设计工作,但很快便在纽约流行艺术界打响名头。

24岁他就以商业广告绘画崭露头角而逐渐成为著名的商业设计师。26岁时,他获得美国平面设计学会杰出成就奖。于是他知道如何推销,如何赚钱。他当时替鞋子品牌做的插画非常成功,当他转变成一位艺术家时,他就精通于如何推销他的艺术,所以之后他获得巨大成功自然而然。

波普藝術興盛於1960年代,在1980年代就被評為落伍,到如今又過去了30年,在美國,波普藝術當下的情況如何?

埃里克·辛纳:1980年代时,安迪·沃霍尔被评落伍,声望落到低谷,是其艺术生涯的低潮。他于1987年逝世前创作的一系列自画像,其中一张因其阴沉的调子,被艺评家视为“死亡警告”,亦成为他众多自画像中的代表作。当他去世时,人们质疑他的艺术地位能不能像毕加索那样名垂青史。时间过去了10年,人们又开始重新认识到沃霍尔的价值。

1960年代的波普艺术是整个当代艺术发展至今的基础,从之前的传统艺术到抽象表现艺术,到波普艺术,年轻艺术家都是以此为基础在进行创作。

波普藝術對中國當代藝術的影響十分深遠,不僅僅從複製形式上而言,你怎麼看?

埃里克·辛纳:确实中国当代艺术界受到波普艺术很大的影响,但是中国当代艺术家们在进行创作时,想到的不仅仅是安迪·沃霍尔,还应该有商业化,市场化,包括中国自身的历史,中国当代艺术家把这些混杂在一起。

中国的文化传统不仅仅存在于审美还存在于商业交易中,艺术家们会有很多种方法来提取。比如说我的好朋友徐冰,我们在交谈中多次提及安迪·沃霍尔,徐冰去纽约也是因为能够更接近沃霍尔,徐冰的作品《天书》中字体的不断重复也是受到安迪·沃霍尔的启发,徐冰把传统中国书法艺术用全新的方式展示出来,所以徐冰从安迪·沃霍尔那里得到的灵感就是从文化中提取一点,进行转换,由此变成一个新的事物。

确实,众多的中国艺术家吸收了波普的能量,比如在创作中用到政治人物肖像、红五星,也用到西方商业符号中的可口可乐,比如王广义的作品中反复出现CHANELLV等符号混合在一起。艺术家有时候会玩弄一些小诡计,制造一点小麻烦,看起来好像是在庆祝商业化,但同时他们也是在批判商业化。

沃霍尔(如在世)会非常高兴在他死后30年还有那么多艺术家把他当作偶像,进行自己的创作。

我的专业是亚洲艺术,我很想看到中国观众看到沃霍尔作品时的反应,如何互动。

波普並不僅僅意味著“政治波普”,你知道中國有哪些波普藝術家嗎?

埃里克·辛纳:大多数中国当代艺术家从波普艺术中提取养分,甚至目前很走红的蔡国强,他也从波普文化中汲取了很多灵感。

蔡国强的烟火创作就是运用了很日常的元素,烟火是大众文化的一部分,他把它从日常中提取出来,变得非常优雅美丽,这就是从传统文化中提取元素,转换成另外一个东西,像他曾经在威尼斯双年展展出过的“草船借箭”,也是同样原理。当然,蔡国强和波普艺术尚有一定的距离,但是联系依然存在,不可避免。还有某中国艺术家的创作是在汉朝的花瓶上印上了可口可乐的标记。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家王广义直接采用了波普艺术的手段可能不太恰当,但是他已经非常接近,简直是表兄弟关系。

任何一个当代艺术家只要愿意,都能与沃霍尔发生联系,决定因素在他们自身,或者优秀或者泛泛。

作為亞洲當代藝術的研究者之一,你以為與波普藝術“有表親關係”的中國當代藝術在西方市場的走勢如何?

埃里克·辛纳:2004-2008年中国当代艺术基本处于一个市场爆发状态,到2008年世界经济衰退,中国当代艺术价格随之跌落很多,但是仍然有20位左右的中国艺术家市场表现坚挺。中国的新贵阶层在其中出了不少力,是他们在购买这些作品,同时中国的当代新水墨画也卖得非常好。但是有一个问题,中国当代艺术可能存在泡沫是因为许多年轻艺术家在非常年轻时就能赚到很多钱,甚至是刚刚毕业的年轻人,他们的画价定得非常高,导致在西方无论博物馆还是收藏家,都觉得实在太贵了,而对他们的实际价值产生质疑,导致他们因此而无法打开市场,这也就是我们正在致力于做的,去推广这些年轻艺术家,告诉西方大众,亚洲艺术依然非常重要,需要支持。

沃霍尔美术馆不仅仅展沃霍尔的作品,也会展出与他有关的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们的作品。比如今年秋天将会举办日本艺术家森村的回顾展,森村的作品就是把自己的肖像放在世界名画中。他在观念上的“父亲”堪称安迪·沃霍尔,辛迪·谢尔曼(美国表演摄影鼻祖)则是其观念上的“大姐”。这个展览是森村在美国的首个大展,同时我们也在筹备四年之后中国和印度艺术家们的群展。亚洲的录像艺术,跨媒体艺术和新媒体艺术都非常有趣,比如曹斐,她用中国眼光去看日本的传统文化,加入表演艺术和其他文化的小特点,使作品变成文化的杂交体。

亞洲藝術在美國的藝術市場中表現如何?

埃里克·辛纳:我们会力尽所能向西方介绍亚洲当代艺术,但是在美国,某一段时间内会对一个艺术非常热门,比如现在大热的是拉丁美洲艺术、非洲艺术,但是有很多学者和艺术界人士在为亚洲艺术做一些推广。我们也应该认识到中国当代艺术非常年轻,和日本当代艺术相比,后者有着极其牢固的基础,日本当代艺术在1950年代就得到了很大的发展,而中国,当代艺术只有30年的发展过程。我相信这个基础会很快打好,会很快变好,但需要时间。

现在美国有个变化,就是全国各地的美术馆都在展览中国当代艺术,这个馆在展那个馆也在展,在以前的短期繁荣时期,中国当代艺术只会出现在纽约、芝加哥等大城市。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趋势,因为这些全国各地的参观者、学生可能就是将来的策展人,他们不用特意跑到纽约才能接触到亚洲当代艺术,他们在得克萨斯就能看到体会到,这带来的就不仅仅是一个短期繁荣,而是一个长期的发展。

另一种意义上的“永恒”

安迪的名言是“每個人都能成名15分鐘”,顯然在他的語義中15分鐘並不長久,而展覽名為“十五分鐘的永恆”有什麼含義嗎?

埃里克·辛纳:我想为展览加入一些哲学含义,想到安迪的名言是“在将来,每个人都能成名15分钟”,沃霍尔所谓的“15分钟的名声”,是一个不断持续的过程,让我想到永恒。在日语中,“永远”的表达就发音为“AN”,佛教中的“永恒”也包含循环和轮回的意义,所以,“15分钟”作为展览的关键词。一直持续不会离开,无论时间空间,可以想象安迪与我们同在,他的影响在当代艺术家中,也是持续的。

2010年,安迪·沃霍爾絲網版畫作品在香港拍得38萬港元,這次亞洲巡展有佳士得拍賣行作為三家贊助機構之一,巡展會與刺激沃霍爾作品在亞洲的價格上揚有關嗎?

埃里克·辛纳:办这个展览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提升安迪·沃霍尔的市场价格。此次在全世界范围内巡展,就是提供给当下的人们以一个普及当代艺术的机会,虽然这并非办展览的目的。作为安迪·沃霍尔博物馆的馆长,现在看到安迪的作品在拍卖行拍出好价格我很高兴,心情就像家里有小孩去踢足球。

聽說安迪·沃霍爾基金會因為無法鑒別送來的作品究竟是不是複製品,而在近期停止工作,而安迪·沃霍爾的作品就是大量的複製,作為安迪·沃霍爾博物館館長,你怎麼看這個問題?

埃里克·辛纳:基金会停止工作其实是因为太多人来要求鉴别安迪·沃霍尔作品的真假。如果藏品鉴定为赝品就会引发诉讼,由此支付高额的律师费。成立基金会的初衷是帮助艺术,但现在变成“帮助”律师,基金会不能如此工作,所以现在要鉴定作品真伪,就请去拍卖行。我知道在作品上有些隐秘的特征可以辨别真伪,但这是秘密。

确实现在作假的沃霍尔作品很多,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就是“中国制造”,安迪如果知道,会爱死了这个状况。他过世三十年,他的作品以这种形式广泛传播,还自动复制,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种永恒。在美国也有人做安迪的假画,他们做同样的画面,但会签上自己的名字,目的只是向旁人展示他们做了安迪的假画。一位安迪·沃霍尔博物馆董事会成员就拥有一张冒充沃霍尔创作的中国政治人物肖像的赝品,做得非常精致足以乱真,主人在肖像旁边放了一张小标签——made in China (中国制造)。■

2013年05月07日 - wuhelo100 - 赤鱼追波

以下皆为来沪展出的安迪·沃霍尔作品《濒危物种:旧金山银点蝴蝶》、《落日》

2013年05月07日 - wuhelo100 - 赤鱼追波

自画像(铜版纸上水墨)

2013年05月07日 - wuhelo100 - 赤鱼追波
自画像(铜版纸上水墨)

2013年05月07日 - wuhelo100 - 赤鱼追波

《凉鞋》

2013年05月07日 - wuhelo100 - 赤鱼追波

《濒危物种:大角羊》

2013年05月07日 - wuhelo100 - 赤鱼追波

《花》

2013年05月07日 - wuhelo100 - 赤鱼追波

新近发现的安迪·沃霍尔肖像照片,由斯蒂夫·伍德(Steve Wood)拍摄。该肖像系列正在曼哈顿名为《失落之后,找到了》的展览上展出。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