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赤鱼追波

建筑日记

 
 
 

日志

 
 

世界著名工业景观设计大师——彼得?拉茨  

2013-11-19 23:26:11|  分类: 园林与景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著名工业景观设计大师——彼得?拉茨 - wuhelo100 - 赤鱼追波
世界著名工业景观设计大师——彼得?拉茨

 在萨尔布鲁克港岛这个项目中,厚厚的废墟之下掩埋了大量的工业遗留物。拉兹将这些废墟挖开,以确保没有任何的工业遗留物,并清除了大量的工业原料,在这片空地上建起一座"废墟"景观。 

——彼得?拉茨
    在文明世界里,自然与技术似乎是对立的、截然不同的。但在一个生态的或可持续的世界里,自然与技术必须相似的,甚至是一致的
     
规划之初,小组面临的最关键问题是这些工厂遗留下来的东西,像庞大的建筑和货棚、矿渣堆、烟囱、鼓风炉、铁路、桥梁、沉淀池、水渠、起重机等等,能否真正成为公园建造的基础,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又怎样使这些已经无用的构筑物融入今天的生活和公园的景观之中。拉茨的设计思想理性而清晰、他要用生态的手段处理这片破碎的地段。首先,上述工厂中的构筑物都予以保留,部分构筑物被赋予新的使用功能。高炉等工业设施可以让游人安全地攀登,眺望,废弃的高架铁路可改造成为公园中的游步道,并被处理为大地艺术的作品,工厂中的一些铁架可成为攀缘植物的支架,高高的混凝土墙体可成为攀岩训练场……公园的处理不是努力掩饰这些破碎的景观,而是寻求对这些旧有的景观结构和要素的重新解释。设计也从未掩饰历史,任何地方都让人们去看,去感受历史,建筑及工程构筑物都作为工业的纪念物保留下来,它们不再是丑陋难看的废墟,而是如同风景园中的点景物,供人们欣赏。其次,工厂中的植被均得以保留,荒草也任其自由生长。工厂中原有的废弃材料也得到尽可能地利用。红砖磨碎后可以用作红色混凝土的部分材料,厂区堆积的焦炭、矿渣可成为一些植物生长的介质或地面面层的材料,工厂遗留的大型铁板可成为广场的铺装材料……第三,水可以循环利用,污水被处理,雨水被收集,引至工厂中原有的冷却槽和沉淀池,经澄清过滤后,流入埃姆舍河。拉茨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工厂的历史信息,利用原有的“废料”塑造公园的景观,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对新材料的需求,减少了对生产材料所需的能源的索取。在一个理性的框架体系中,拉茨将上述要素分成四个景观层:以水渠和储水池构成的水园、散步道系统、使用区、以及铁路公园结合高架步道。这些层自成系统,各自独立而连续地存在,只在某些特定点上用一些要素如坡道、台阶、平台、和花园将它们连接起来,获得视觉、功能、象征上的联系。

  由于原有工厂设施复杂而庞大,为方便游人的使用与游览,公园用不同的色彩为不同的区域作了明确的标识:红色代表土地,灰色和锈色区域表示禁止进入的区域,蓝色表示为开放区。公园以大量不同的方式提供了娱乐、、和文化设施。

  独特的设计思想为杜伊斯堡风景公园带来颇具震撼力的景观,在绿色成荫和原有钢铁厂设备的背景中,摇滚乐队在炉渣堆上的露天剧场中高歌,游客在高炉上眺望,登山爱好者在混凝土墙体上攀登、市民在庞大的煤气罐改造成的游泳馆内锻炼娱乐,儿童在铁架与墙体间游戏,夜晚五光十色的灯光将巨大的工业设备映照得如同节日的游乐场……我们从公园今天的生机与十年前厂区的破败景象对比中,感受到杜伊斯堡风景公园的魅力,他启发人们对公园的含义与作用重新思考。

  拉茨的另一重要作品是位于萨尔布吕肯市(Saarbruecken)的港口岛公园(BuergparkHafeninsel),在那里拉茨也是用生态的思想,对废弃的材料进行再利用,处理这块遭到重创而衰退的地区。1985至1989年间,在布吕肯市的萨尔(Saar)河畔,一处以前用作煤炭运输码头的场地上,拉茨规划建造了对当时德国城市公园普遍采用的风景式的园林形式的设计手法进行挑战的公园──港口岛公园(见彩页)。公园建成后立即引起广泛的争议,一些人热情洋溢地赞扬拉茨对当代新园林艺术形式所做出的探索和贡献;另一些人则坚决反对,认为那是垃圾美学,认为公园在材料、形式及表现手法上都非常混乱。拉茨的思想清晰坚定,他反对用以前那种田园牧歌式的园林形式来描绘自然的设计思想,相反,他将注意力转到了日常生活中自然的价值,认为自然是要改善日常生活,而不只是仅为改变一块土地的贫瘠与荒凉。

  港口岛公园面积约9hm2,接近市中心。二战时期这里的煤炭运输码头遭到了破坏,除了一些装载设备保留了下来,码头几乎变成一片废墟瓦砾。直到一座高速公路桥计划在附近穿过,港口岛作为桥北端桥墩的落脚点,人们才将注意力转到了这块野草蔓生的地区。拉茨采取了对场地最小干预的设计方法。他考虑了码头废墟、城市结构、基地上的植被等因素,首先对区域进行了“景观结构设计”,目的是重建和保持区域特征,并且通过对港口环境的整治,再塑这里的历史遗迹和工业的辉煌。

  在解释自己的规划意图时,拉茨写道:“在城市中心区,将建立一种新的结构,它将重构破碎的城市片段,联系它的各个部分,并且力求揭示被瓦砾所掩盖的历史,结果是城市开放空间的结构设计。”拉茨用废墟中的碎石,在公园中构建了一个方格网,作为公园的骨架。他认为这样可唤起人们对十九世纪城市历史面貌片段的回忆。这些方格网又把废墟分割出一块块小花园,展现不同的景观构成。

  原有码头上重要的遗迹均得到保留,工业的废墟,如建筑、仓库、高架铁路等等都经过处理,得到很好地利用。公园同样考虑了生态的因素,相当一部分建筑材料利用了战争中留下的碎石瓦砾,并成为花园的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它们与各种植物交融在一起。园中的地表水被收集,通过一系列净化处理后得到循环利用。新建的部分多以红砖构筑,与原有瓦砾形成鲜明对比,具有很强的识别性。在这里,参观者可以看到属于过去的和现在的不同地段,纯花园的景色和艺术构筑物巧妙地交织在一起。

  港口岛公园获得1989年德国风景园林学会奖。

代表作品简述:

彼得?拉茨代表作品有杜伊斯堡风景园公园和港口岛公园,这2个设计作品的理念和手法都完全遵循的场地本身及其与外部的结构关系,效果上都体现了对历史的尊重和追忆,并进行了新的诠释,是具有生命力的景观。尽管这两个项目有很大的不同之处,但它们的设计理念都是相同的。

彼得·拉茨代表作品Ι:杜伊斯堡风景公园

彼得·拉茨(PeterLatz),1968年在德国成立(Peter+Partner)设计事务所,1973年担任卡塞尔大学风景园林专业教授,1983年担任慕尼黑工业大学风景园林专业教授,同时还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哈佛大学的客座教授。其作品始终贯彻技术和生态的思想,同时与艺术完美结合。尤其擅长用生态的手法,巧妙将旧工业区改建为公众休闲、娱乐的场所。他的作品为世界许多旧工业区的改造树立了典范,在当今风景园林规划设计领域影响广泛。

世界著名工业景观设计大师——彼得?拉茨 - wuhelo100 - 赤鱼追波
杜伊斯堡风景公园

20世纪90年代,曾经是德国最重要工业基地的鲁尔区,进行了一项对欧洲乃至世界上都产生重大影响的项目──国际建筑展埃姆舍公园(IBAEmscherpark)。它的最大特色是巧妙地将旧有的工业区改建成公众休闲、娱乐的场所,并且尽可能地保留了原有的工业设施,同时又创造了独特的工业景观。这项环境与生态的整治工程,解决了这一地区由于产业的衰落带来的就业、居住和经济发展等诸多方面的难题,从而赋予旧的工业基地以新的生机,这一意义深远的实践,为世界上其他旧工业区的改造树立了典范。由德国慕尼黑工大教授、景观设计师彼得·拉茨(PeterLatz)设计的杜伊斯堡风景公园(LandschaftsparkDuisburgNord)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公园之一。

    要了解拉茨的这一作品,首先要了解一下国际建筑展埃姆舍公园的情况。国际建筑展埃姆舍公园位于德国鲁尔区,由西边的杜伊斯堡市到东边的贝格卡门市(Bergkamen),长70km,从南到北约12km宽,面积达800km2,区内人口约为250万。埃姆舍河地区原为德国重要的工业基地,经过150年的工业发展,这一地区形成了以矿山开采及钢铁制造业为主要产业的工业区。纵横交错的铁路、公路、运河、高压输电线、矿山机械、高大的烟囱、堆料场等成为地区的典型景观。自60年代以来,作为主要工业的煤矿和铁矿开采,渐渐衰落、倒闭,大量质量很好的建筑也不再使用。经济、社会和环境问题促使当地政府为地区的复兴采取有效措施,即建造国际建筑展埃姆舍公园,主要内容包括:350km长的埃姆舍河及其支流的生态再生工程,净化区域中被污染的河水,恢复河流两侧的自然景观;建造300km2的埃姆舍公园,改善地区的生态环境;改造现有住宅,并兴建新住宅,解决居住问题;建造各类科技、商务中心,解决就业问题;原有工业建筑的整治及重新使用等。这些项目多与风景园林相关,世界上许多最著名的建筑师、景观设计师都参与了项目中一些建筑与环境的规划与设计。 

拉茨

由于整个地区被大量的高速公路,铁路、轻轨、污水排水渠、高压线等分隔,埃姆舍公园的规划非常复杂。当地政府希望“通过这个方案使该地区成为居住和办公区,并有就近休息的绿地,景观必须是生态的、功能的、美观的,工业历史的痕迹要看得出来,要有休憩和运动场。”

处于核心地位的埃姆舍公园,把这片广大的区域中的城市、工厂及其他单独的部分联系起来,同时为整个区域建立起新的城市建筑及景观上的秩序,成为周围城市群及250万居民的绿肺,园中有人行小径和自行车道系统。在埃姆舍公园中,又包括了众多景观独特的公园,杜伊斯堡风景公园是其中之一。

面积200hm2的杜伊斯堡风景公园是拉茨的代表作品之一,公园坐落于杜伊斯堡市北部,这里曾经是有百年历史的A.G.Tyssen钢铁厂,尽管这座钢铁厂历史上曾辉煌一时,但它却无法抗拒产业的衰落,于1985年关闭了,无数的老工业厂房和构筑物很快淹没于野草之中。1989年,政府决定将工厂改造为公园,成为埃姆舍公园的组成部分。拉茨的事务所赢得了国际竞赛的一等奖,并承担设计任务。从1990起,拉茨与夫人──景观设计师A·拉茨领导的小组开始规划设计工作。经过努力,1994年公园部分建成开放。

规划之初,小组面临的最关键问题是这些工厂遗留下来的东西,像庞大的建筑和货棚、矿渣堆、烟囱、鼓风炉、铁路、桥梁、沉淀池、水渠、起重机等等,能否真正成为公园建造的基础,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又怎样使这些已经无用的构筑物融入今天的生活和公园的景观之中。拉茨的设计思想理性而清晰、他要用生态的手段处理这片破碎的地段。首先,上述工厂中的构筑物都予以保留,部分构筑物被赋予新的使用功能。高炉等工业设施可以让游人安全地攀登,眺望,废弃的高架铁路可改造成为公园中的游步道,并被处理为大地艺术的作品,工厂中的一些铁架可成为攀缘植物的支架,高高的混凝土墙体可成为攀岩训练场……公园的处理方法不是努力掩饰这些破碎的景观,而是寻求对这些旧有的景观结构和要素的重新解释。设计也从未掩饰历史,任何地方都让人们去看,去感受历史,建筑及工程构筑物都作为工业时代的纪念物保留下来,它们不再是丑陋难看的废墟,而是如同风景园中的点景物,供人们欣赏。其次,工厂中的植被均得以保留,荒草也任其自由生长。工厂中原有的废弃材料也得到尽可能地利用。红砖磨碎后可以用作红色混凝土的部分材料,厂区堆积的焦炭、矿渣可成为一些植物生长的介质或地面面层的材料,工厂遗留的大型铁板可成为广场的铺装材料……第三,水可以循环利用,污水被处理,雨水被收集,引至工厂中原有的冷却槽和沉淀池,经澄清过滤后,流入埃姆舍河。拉茨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工厂的历史信息,利用原有的“废料”塑造公园的景观,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对新材料的需求,减少了对生产材料所需的能源的索取。在一个理性的框架体系中,拉茨将上述要素分成四个景观层:以水渠和储水池构成的水园、散步道系统、使用区、以及铁路公园结合高架步道。这些层自成系统,各自独立而连续地存在,只在某些特定点上用一些要素如坡道、台阶、平台、和花园将它们连接起来,获得视觉、功能、象征上的联系。

世界著名工业景观设计大师——彼得?拉茨 - wuhelo100 - 赤鱼追波
由于原有工厂设施复杂而庞大,为方便游人的使用与游览,公园用不同的色彩为不同的区域作了明确的标识:红色代表土地,灰色和锈色区域表示禁止进入的区域,蓝色表示为开放区。公园以大量不同的方式提供了娱乐、体育、和文化设施。

    独特的设计思想为杜伊斯堡风景公园带来颇具震撼力的景观,在绿色成荫和原有钢铁厂设备的背景中,摇滚乐队在炉渣堆上的露天剧场中高歌,游客在高炉上眺望,登山爱好者在混凝土墙体上攀登、市民在庞大的煤气罐改造成的游泳馆内锻炼娱乐,儿童在铁架与墙体间游戏,夜晚五光十色的灯光将巨大的工业设备映照得如同节日的游乐场……我们从公园今天的生机与十年前厂区的破败景象对比中,感受到杜伊斯堡风景公园的魅力,他启发人们对公园的含义与作用重新思考。 

彼得·拉茨代表作品Ⅱ:港口岛公园

彼得·拉茨(PeterLatz),1968年在德国成立(Peter+Partner)设计事务所,1973年担任卡塞尔大学风景园林专业教授,1983年担任慕尼黑工业大学风景园林专业教授,同时还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哈佛大学的客座教授。其作品始终贯彻技术和生态的思想,同时与艺术完美结合。尤其擅长用生态的手法,巧妙将旧工业区改建为公众休闲、娱乐的场所。他的作品为世界许多旧工业区的改造树立了典范,在当今风景园林规划设计领域影响广泛。

拉茨的一重要作品是位于萨尔布吕肯市(Saarbruecken)的港口岛公园(Buergpark Hafeninsel),在那里拉茨也是用生态的思想,对废弃的材料进行再利用,处理这块遭到重创而衰退的地区。1985至1989年间,在布吕肯市的萨尔(Saar)河畔,一处以前用作煤炭运输码头的场地上,拉茨规划建造了对当时德国城市公园普遍采用的风景式的园林形式的设计手法进行挑战的公园──港口岛公园(见彩页)。公园建成后立即引起广泛的争议,一些人热情洋溢地赞扬拉茨对当代新园林艺术形式所做出的探索和贡献;另一些人则坚决反对,认为那是垃圾美学,认为公园在材料、形式及表现手法上都非常混乱。拉茨的思想清晰坚定,他反对用以前那种田园牧歌式的园林形式来描绘自然的设计思想,相反,他将注意力转到了日常生活中自然的价值,认为自然是要改善日常生活,而不只是仅为改变一块土地的贫瘠与荒凉。

世界著名工业景观设计大师——彼得?拉茨 - wuhelo100 - 赤鱼追波

港口岛公园面积约9hm2,接近市中心。二战时期这里的煤炭运输码头遭到了破坏,除了一些装载设备保留了下来,码头几乎变成一片废墟瓦砾。直到一座高速公路桥计划在附近穿过,港口岛作为桥北端桥墩的落脚点,人们才将注意力转到了这块野草蔓生的地区。拉茨采取了对场地最小干预的设计方法。他考虑了码头废墟、城市结构、基地上的植被等因素,首先对区域进行了“景观结构设计”,目的是重建和保持区域特征,并且通过对港口环境的整治,再塑这里的历史遗迹和工业的辉煌。

在解释自己的规划意图时,拉茨写道:“在城市中心区,将建立一种新的结构,它将重构破碎的城市片段,联系它的各个部分,并且力求揭示被瓦砾所掩盖的历史,结果是城市开放空间的结构设计。”拉茨用废墟中的碎石,在公园中构建了一个方格网,作为公园的骨架。他认为这样可唤起人们对十九世纪城市历史面貌片段的回忆。这些方格网又把废墟分割出一块块小花园,展现不同的景观构成。

世界著名工业景观设计大师——彼得?拉茨 - wuhelo100 - 赤鱼追波

原有码头上重要的遗迹均得到保留,工业的废墟,如建筑、仓库、高架铁路等等都经过处理,得到很好地利用。公园同样考虑了生态的因素,相当一部分建筑材料利用了战争中留下的碎石瓦砾,并成为花园的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它们与各种植物交融在一起。园中的地表水被收集,通过一系列净化处理后得到循环利用。新建的部分多以红砖构筑,与原有瓦砾形成鲜明对比,具有很强的识别性。在这里,参观者可以看到属于过去的和现在的不同地段,纯花园的景色和艺术构筑物巧妙地交织在一起。

国际建筑展埃姆舍公园

彼得·拉茨(PeterLatz),1968年在德国成立(Peter+Partner)设计事务所,1973年担任卡塞尔大学风景园林专业教授,1983年担任慕尼黑工业大学风景园林专业教授,同时还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哈佛大学的客座教授。其作品始终贯彻技术和生态的思想,同时与艺术完美结合。尤其擅长用生态的手法,巧妙将旧工业区改建为公众休闲、娱乐的场所。他的作品为世界许多旧工业区的改造树立了典范,在当今风景园林规划设计领域影响广泛。

埃姆舍公园

20世纪90年代,曾经是德国最重要工业基地的鲁尔区,建设了一个对欧洲乃至世界都产生重大影响的项目--埃姆舍公园。经过150年的发展,鲁尔区形成了以矿山开采及钢铁制造业为主的工业区。铁路、公路、运河、高压输电线、矿山机械、高大的烟囱、堆料场等成为该地区的典型景观。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鲁尔区作为主要工业的煤矿和铁矿开采,渐渐衰落、倒闭,大量质量很好的建筑也不再使用。当地政府决定重整这片土地,为在当地生活的250万居民吸引到新的投资。

我们将旧有的工业区改建成公众休闲、娱乐的场所,并且尽可能地保留了原有的工业设施,同时又创造了独特的工业景观。这项环境与生态的整治工程主要内容包括:建立从北到南、从东到西的绿色通道;对350公里长的埃姆舍河及支流进行生态再生工程,设置有净化作用的植物种植网格,净化区域中被污染的河水,恢复河流两侧的自然景观;建造300平方公里的埃姆舍公园,改善公园内的生态环境;改造现有住宅,兴建新住宅,解决居住问题;建造各类科技、商务中心,解决就业问题;原有工业建筑的整治及重新使用等。

世界著名工业景观设计大师——彼得?拉茨 - wuhelo100 - 赤鱼追波

在埃姆舍公园中还包含了许多风景独特的公园,比如杜伊斯堡风景公园。该公园坐落于杜伊斯堡北部,这里曾是一座大型钢铁厂。1985年,钢铁厂关闭了,无数老厂房淹没在野草之中。我们将工厂遗留下来的建筑、货棚、矿渣滩、烟囱、鼓风炉、铁路、桥梁、沉淀池、起重机等都保留了下来,部分构筑物被赋予了新的使用功能。高炉用来供游人安全攀登、远眺;废弃的高架铁路改造成了公园中的游步道;工厂中的铁架改成了攀缘植物的支架;高高的混凝土墙成为攀岩训练场。我们把水循环处理,处理污水,收集雨水,引至工厂中的冷却槽和沉淀池,经过过滤后流入埃姆舍河。由于原来的工厂设施复杂而庞大,为方便游人使用和游览,我们用不同颜色为不同的区域做出了标识,比如灰色和褐色区域表示禁入区,蓝色表示开放区等。

彼得·拉茨学术报告会:城市空间改造

彼得·拉茨:亲爱的同事们、同学们,女士们、先生们,我今天很高兴受第九届北京国际园林博览会组委会的邀请来这里进行这个讲座。我以前在北京学到了很多跟园林相关的东西,今天我主要想讲一下和人为环境相关的一些变化。

说说"差的地方"

废弃的垃圾场,荒废的基础设施,我把它们称作"差的地方",但它们也能给给新的空间做出很多贡献。这届园博会选择了一个非常有特殊的场地,目前准备把它改造成美丽的公共空间,其中花园将是非常重要的一种空间,所以我今天的演讲会介绍一些花园设计的项目。

使这些差的空间通过改造后成为新的城市空间还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景,这些愿景通过试验性的项目改造,有些已经实现了,但是我认为这只是一种很少见的现象。

我们现在的城市环境里,市民和污染的工业基础设施之间的距离已经变的越来越小了,因此我们需要将原来"差的空间"改造成更适宜人生活的新型城市空间,景观设计这个专业希望能够找到一种理论,一种方法,可以在全球范围都能应用这种方法来创造城市生活的未来。这种"差的空间"的改造,对于城市建设来说非常重要,也是非常紧迫的一个任务,我们应该在研究和实践中去面对它而没有其它的选择。

重工业发展遗留下来的工厂、垃圾场、铁路的轨道、港口、汽车的车行道、以及垃圾堆都曾经是工业时代的令人自豪的标志物,而现在已经已经变成了危机和破败的东西,甚至严重限制了城市空间的发展。

以前好几个世纪都是把这些没有消耗的能源转移到另外一个空间里,但现在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地球人口很多,土地的再利用在现在会产生很大的冲突和矛盾,我们也不可能再建一个新的巴黎、纽约或者一个新的北京。

我们现在被迫必须要用一种新的方式来思考城市。我们不得不问我们自己,我们应如何以城市设计师的身份,来把景观建筑师与艺术家的创造力,和工程师的超强逻辑性结合在一起来为我们新的城市发展服务。

城市及其基础设施必须更人性化,同时为更广泛的公众应用提供机会,所有一切使城市令人不那么愉快居住的现象,现在都必须要去研究去面对。虽然我们都知道这些问题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存在了,但我们应该在什么情况下开始这个工作呢?是在房价天高的时候,还是说要等到城市里边已经没有什么公共空间的时候?

事实上我必须得说,废弃的土地是必须要加以研究的,包括工业废弃地及其基础设施,尽管有的地方已经污染了,甚至某些情况下它们是不可能重新被清洁的、哪怕修复工作是不可想象的,但这些工作我们都必须要面对。

界定了研究对象,下面我们就要问一些更为实际的问题:有哪些元素可以从视觉上变的更好?这些荒废空间的哪些部分可以先被处理?有没有生态的解决的可能?在老的城市中心我们有没有能力来生态的解决这些问题?有没有可能用一种比较绿色的措施来面对这些新的挑战?我忘了说,这是北京的一个图。

我希望我们能用一些项目来展示这种过程:一开始是一个"试错"的过程,但是到后来发展成系统化的分析方法。我会以都灵的一个公园作为说明,这是和一个意大利的工程公司合作的项目,已经实现的部分是在四个大的工厂遗留物上建造的。

彼得·拉茨:

最后我要讲一个非常愉悦的开放空间--花园。我们感兴趣的是各式各样的私人花园,还有一些很不一般的公共花园,下面我会讲一些案例,包括对公众开放的、私人花园,和一些居住区及办公区内公告空间的花园。

和我刚才讲的观景平台的外向空间相反,我认为有墙的花园是内向空间。

例如这个早期储藏铁矿石的花园是一个由围墙围合的内向空间,如今它的围墙上已经长满了植物。另外一个比较特殊的案例,就是这个景观公园里边的螺旋花园。这个花园没有入口,人是不能进去的,只能从一个很高的地方像看风景一样看它,然后这个螺旋状的图案是利用当地砍下来的木头做成的,为了让自然的交替慢慢的发生。

1996年威尼斯举办的建筑双年展中德国参展的景观公园,其中的标志性景观就是一片荒野。我们把它作为一种转变的标志,因为现在,也就是15年以后,刚才下面有一些小的挡土墙和螺旋的形式已经彻底消失了,而这个荒野在公园里面却非常旺盛。

但是像这么漫长的自然交替的过程,在另一个项目里面是不可能的。当时在法国肖蒙城堡的一个花园也是一个旋涡状的项目,因为这是花园展览节上建造的,所以这个项目只能存在两年,我们主要利用了石头和水。而水是以一种雾气的形状存在的,15个学生一起在一个技术训练营里面,自己把这个项目完成了。

这个花园是由一些切割的非常不规则的石板组成的,石板是侏罗纪大理石的一种,能看出来这个大理石上面有一些花纹的图案,然后这些图案也是其平面的来源。在夏天的时候这个花园非常吸引人的地方是它特殊的气候,主要是由于这个水雾产生的,这个水雾是由60个高压喷嘴构成的,每20分钟喷一次。

这些石板布局能形成空气流动,然后慢慢聚集到这个项目的中心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雾做的枕头似的。在这个石板上面,雾气集中的地方就是整个花园下陷的一点。

正因为这个项目取得的成功,在2005年慕尼黑联邦花园展上他们又被邀请建造了一个比较类似,但是更大的花园。作为12个的"细胞花园"之一。它们所采用的主题就是像一个涡轮机的形态。这个项目叫做"气候的改变",它也再次成为了花园博览会的标志性项目。这个项目里有120个蒸气喷嘴,在这些侏罗纪大理石之间产生了非常轻的像牛奶面纱般的蒸汽。

来参观的人在走进这个花园的过程中发现有很多令人惊奇的地方,例如这种干燥温暖的石头和阴冷潮湿的石头之间的交替,还有空间中空气的流动和雾气。我们临时展览的这个花园是运用这种石材元素和气候变化的效果相结合的方式来设计的。

下面我要讲一个小的私人花园里,这个花园的拥有者是一个摄影师,我们只用了传统的现实感很强的绿篱的形式,看起来形式好像很混乱,但其实它为我们提供了不同的视角,很多的小道和小的空间,是对于不同的装饰性植物的一个组合。

在更大的一个地块上,我们用的也是这种非常形式化的绿篱。你从外面看这个花园好像很小,就是被灌木围绕的建筑,但是想要往里偷看的眼光却不能穿过这个绿篱,他们只能想象这个花园是什么样的。就像这个水塘和这个温室,可以让人全年都感觉到自然在这个花园里面而不受到干扰。

但是,在园内的话你的视线是能从里面把周围的景观都看到的,相当于我们所说的借景。我们虽然没有设计外面的空间,但是外面的原野都会被我们看到眼里。我们希望可以对文艺复兴时期的花园平台进行非常自由的解读,通过对黄杨木的解读,通过不同季节,有不同形式的开发的花来解读。

这个花园的挡土墙是用以前的一个小房子拆下来的砖头和一些混凝土为基础组成的,黄杨木的树皮全年看上去都很漂亮,即使在有霜和雨雪的天气情况下。

还有一个项目是我们在慕尼黑城市中心街区建造的一个屋顶花园,这个重新被打开的河道已经在下面一百年了,也是在一个水渠里流淌,但是这个水渠是在地下停车场上边的。

这个开敞的表面是被一种自然的石材所覆盖的,碎石、植物和一个像露水一样的灌溉系统在其上,在这个城市中心提供了很好的小环境,因为是在1997年施工的,所以这些树和灌木,现在都已经生长的很好了。

因此不管是硬质空间还是软质空间,都可通过同样的形式,让本来显得狭小的空间变的宽阔。

我最后要讲一个属于德国一个城市的政府办公楼的获奖项目,在这个项目中建筑和花园为工作和娱乐设施提供了最优的环境,包括了气候、光照和能源的节省方面。

项目的内部庭院屋顶还有平台,对于在这工作的人来说这具有很大的社会价值和审美价值,在这个建筑中每一个空间都可以看得到这个中心小庭院,即使从高处也可以很清晰的看到。

因为主要是在屋顶上建的,所以这个花园是有灌溉系统的,从蒸汽喷嘴里边喷出来的水雾在非常炎热的夏天给人提供非常舒适的感受。这种小的效果也是建在内部。然后从上面进入建筑的桥,里边的员工和参观者可以看到下面小的庭院空间。它这种非常浅的石台颜色和叶子的反射光融合在一起,再加上水雾提供了外面视觉的包裹,更加强了视觉印象。

下面这个是樱花树上面正在开花和松树上面扭曲的小枝条,但是这是另外一个项目了,会是下一个故事。谢谢大家。

主持人:我讲三句话:

第一句,非常感谢彼得·拉茨先生在两个多小时内非常好的阐述了他精彩的设计哲学,设计手法,我们对他精彩的报告表示衷心的感谢。

第二句,我非常感谢翻译,给我们做了很好的翻译工作,我们也对她表示感谢。

第三句,就是非常感谢我们业内的同仁,我们很多来自别的大学的同学光临报告会,谢谢大家!

彼得·拉茨建筑设计理念与手法探析

摘要:彼得·拉茨教授是欧洲景观建筑史上尤其是产业类景观革命的性代表人物之一。着重从彼得·拉茨教授的“废墟式保护”设计理念和“景观句法”的设计手法出发,探讨其作品中贯穿的设计理念和手法,为我国景观建筑行业提供经验和借鉴。

19世纪始,自然风景园在德国蔚然成风,自然式园林占了越来越多的比重,人们对于园林理解是田园牧歌、世外桃源的景象。现在看来这种理解显然存在不足,单纯追求模仿原始自然,从另外一种意义来说是对整个生态系统的负累,例如其高投入和高维护。

然而一些废弃的场地、道路、工厂等普遍存在场所的景观价值却被忽视的现象,事实上这些非传统意义上的景观具有更深的文化价值和生命力,它们包含了整个自然生态的动态过程。

拉茨教授作为这一理念的开创者,在当时20世纪60年代的大工业时代萧条的德国饱受争议,但随着后工业时代的到来,人们对产业类景观的认识的加深,拉茨教授的设计理念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并为全世界范围内产业类景观的改造提供了宝贵的方法论和实践经验。

1.拉茨的设计理念

拉茨认为,景观设计师不应过多地干涉一块地段,应对现存的要素尽可能地“照单全收”,在此基础上分析研究场地的结构特征,尽可能利用已存在的要素,摆脱“形式追随功能”的做法,力图使自然和技术达到境界的完美统一。

拉茨教授的设计理念是对于传统美学观念和价值观的挑战。拉茨改变传统的自然观和景观价值观,他反对田园牧歌式的景观形式,相对于人工建造景观,这些承载历史进程的日常景观更具价值和生命力,他认为“这些景观侧面反应了文明的历史进程,没有理由视而不见,甚至将其抹杀”。同时,他也对传统的美学观念进行了有力的冲击,他认为工业废弃地具有别样的魅力,不但不认为那些生锈的钢板是丑陋的,而且认为那些历经沧桑而呈现不同纹理的钢板具有特殊的美学含义,在一定程度上记录了人类的奋斗史。这种与众不同的理解使他的作品如此的与众不同,具有震撼力。

拉茨认为越是“糟糕”的场地越是存在潜在的趣味性,而且它不止是一个物质实体的存在,它还包括一些文化和价值层面的东西;一些看似消极的效果在另一个侧面看也是积极和令人兴奋的,因为这些场所提供了更多发展可能性。哈拉雅是以色列特拉维夫阿亚伦平原上的一座大型垃圾填埋山,2条深深切入平原的狭窄河床、陡峭的山坡,几乎是荒原的高地和复杂的内部地区。现仍有很多植物在炎热、干燥还有沼气污染的环境中生长旺盛,还有一个很好的体验是从山上欣赏特拉维夫城的天际线。

拉茨和他的团队在对场地进行了评估后认为哈拉维是可视的,甚至是一种象征,否认了一些将其简单地作为大地艺术作品来处理的手法,因为他认为这样做将会掩盖甚至抹杀场地在时间作用下形成的空间结构。在充分尊重现状和景观效果的权衡下,最终对哈拉雅做了几方面的处理。一是为了避免垃圾在雨水的渗透下对地下水造成污染,在河床设置了新的溪流并在沿岸种植植物。二是在不破坏山体轮廓线的条件下种植植物和建设构筑物;山体坡度偏陡,在坡地的处理上也尽量不去破坏原有的坡形和原有的赭石色。三是在山脚的台地重建农耕地形成了独特的景观。四是将山顶处理为开敞的地中海风景,极富象征意义,同时在山顶切开1个切口设为观景平台,在这里可以观赏美妙的天际线。哈拉雅的改造极大体现了拉茨对于废墟的看法和其“从废墟到废墟式保护”的理念。简单概括来说就是极大的挖掘“废墟”本身的信息,并对其加以整合和利用,使其重新焕发生机。

2.设计手法

“清晰的结构”是拉茨一直在设计中强调的,他指出:“我对语义的作用不感兴趣,对我来说,语义的作用远不如找到一种结构重要。”他认为一个尽量合理的结构对于参与者对于景观的体验式至关重要的。这种对结构的重视,体现他的作品中,并日渐形成拉茨独特的设计手法——“景观句法”。拉茨教授将景观元素比喻为一个句子的词语,那么结构便是这些词语组成一句话所依托的逻辑关系即“句法”,并认为只要依托于正确的“句法”,景观元素间的相互转换就会形成不同的语义,产生更多的可能与变化。

如果说萨尔布吕肯市的港口岛公园是拉茨对“景观句法”的一次有益尝试,那么北杜伊斯堡公园就是一次设计理念和方法的完美展现。港口岛公园的设计中,拉茨将公园的设计分为几个方面来达对城市结构和片段的重组。一是道路系统上与外部城市交通系统相联系,材料选用废墟中的碎石,在公园中构造了1个方格网,作为公园的骨架,唤起人们对于城市的记忆。二是在骨架基础上建造的一系列小花园以原有的历史遗迹残留的小路、墙体,以及原有的植物为基础。三是保留建筑、仓库等构筑物,相当一部分建筑材料利用了战争中留下的碎石瓦砾,使新的元素与原有的元素很好地交融在一起。四是一些开放空间也都与市镇和原有码头相联系。

北伊斯堡公园则把景观句法的设计手法运用得自信和成熟,结构也更加多样和清晰。杜伊斯堡风景园公园坐落于杜伊斯堡市北部,这里曾经是有100年历史的A.G.Tyssen钢铁厂,公园建设前一片混乱,丝毫没有整体感可言。拉茨在对项目进行勘察后尽可保留原有的构筑物,甚至矿渣,以保留原有的工业风貌,将现有的“碎片”整合为新的景观。在收集了所有可利用的元素和信息后,拉茨将它们归类到互不干扰的系统,依照高度的不同划分,形成了水系、道路、高架步行道和景观斑块,使它们各成系统,尽量减少人工干预,保留有用的信息和要素,建成后的公园以颜色来区分:红色代表土地,灰色和锈色区域表示禁止进入的区域,蓝色表示为开放区。各个系统独立存在,只在某些点利用视觉,功能或者仅仅是象征性的元素连接起来。

这2个设计的理念和手法都完全遵循的场地本身及其与外部的结构关系,效果上都体现了对历史的尊重和追忆,并进行了新的诠释,是具有生命力的景观。

3.结语

总的来说,拉茨的设计展现着理性的光芒,也是生态和艺术的结合,将场地现有的要素和信息等“碎片”加以整合,使其达到一种内在逻辑的关联性,然后通过最少的干预将这些片段加以组合,使其显现灵活和不确定性。这种设计手法是开创性的,除了为产业类景观提供借鉴外,也推进了整个景观建筑学的发展。

目前,我国也处在新旧交替的时期,第二、三产业发展迅速,一些旧的重工业区也在面临着衰落,同时也在进入一个城市更新的阶段,拉茨的一系列作品对于我国设计师们是一个非常有益的借鉴。

彼得·拉茨:将废弃地变成美丽公园

我想从一个小故事开始:记得一次参观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园林时,我遇到了一位白发老园丁。他告诉我,园林就是他的生命。老园丁常常站在栏杆的尽端,凝视这片平静的景观,然后转身,慢慢走向城堡的方向,再次修剪绿篱。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都由他一个人来完成。

从此,我就有了一个梦想……

设计理念

在文明世界里,自然与技术似乎是对立的、截然不同的。但在一个生态的或可持续的世界里,自然与技术必须是相似的,甚至是一致的。

物品的用途并非是一成不变的。相反,想象力容许我们以全新的方式将所有的设施抽象化再去处理和利用它们。比如对旧厂房的改造,我们可以用全新的方法进行设计,让工业设施转型而不是毁掉它们。废旧的工业设备系统经过调整后,不但可以再现工业生产时代的历史情趣,而且系统中每个元素都可成为令人好奇的景物。尽管它们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但从新的角度观察,它们中的一部分已经完成了从理性到感性的转变。

废弃场地存在的矛盾感和冲突感可以达到一种令人吃惊的效果。我们可以在其中寻找很多元素,在设计过程中尽量保持场地信息本身的复杂性,而且还要尝试去丰富和发展这些场地信息。在荒芜地区创造出一片绿洲,这是我们对旧工业基地改造的最理想的设想。

一种新景观正在所有发达国家形成,它与文化景观或现实中那些已建成的景观截然不同。把这些区域称之为“损坏的景观”或类似农业用地“再耕种”用地,都是不够恰当的。目前我们称之为后工业时代的特殊景观,我们必须以全新的方式谨慎处理这种新景观。

10年前,几乎没有人相信能在钢铁厂鲜花盛开的公共空间里,或在改造后的老建筑中散步、玩耍、庆祝。而现在,这一切都成为现实。

案例介绍

20世纪90年代,曾经是德国最重要工业基地的鲁尔区,建设了一个对欧洲乃至世界都产生重大影响的项目--埃姆舍公园。经过150年的发展,鲁尔区形成了以矿山开采及钢铁制造业为主的工业区。铁路、公路、运河、高压输电线、矿山机械、高大的烟囱、堆料场等成为该地区的典型景观。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鲁尔区作为主要工业的煤矿和铁矿开采,渐渐衰落、倒闭,大量质量很好的建筑也不再使用。当地政府决定重整这片土地,为在当地生活的250万居民吸引到新的投资。

我们将旧有的工业区改建成公众休闲、娱乐的场所,并且尽可能地保留了原有的工业设施,同时又创造了独特的工业景观。这项环境与生态的整治工程主要内容包括:建立从北到南、从东到西的绿色通道;对350公里长的埃姆舍河及支流进行生态再生工程,设置有净化作用的植物种植网格,净化区域中被污染的河水,恢复河流两侧的自然景观;建造300平方公里的埃姆舍公园,改善公园内的生态环境;改造现有住宅,兴建新住宅,解决居住问题;建造各类科技、商务中心,解决就业问题;原有工业建筑的整治及重新使用等。

在埃姆舍公园中还包含了许多风景独特的公园,比如杜伊斯堡风景公园。该公园坐落于杜伊斯堡北部,这里曾是一座大型钢铁厂。1985年,钢铁厂关闭了,无数老厂房淹没在野草之中。我们将工厂遗留下来的建筑、货棚、矿渣滩、烟囱、鼓风炉、铁路、桥梁、沉淀池、起重机等都保留了下来,部分构筑物被赋予了新的使用功能。高炉用来供游人安全攀登、远眺;废弃的高架铁路改造成了公园中的游步道;工厂中的铁架改成了攀缘植物的支架;高高的混凝土墙成为攀岩训练场。我们把水循环处理,处理污水,收集雨水,引至工厂中的冷却槽和沉淀池,经过过滤后流入埃姆舍河。由于原来的工厂设施复杂而庞大,为方便游人使用和游览,我们用不同颜色为不同的区域做出了标识,比如灰色和褐色区域表示禁入区,蓝色表示开放区等。

旧工业区改造的典范——彼得·拉茨的生态与艺术世界

彼得·拉茨的设计理念

拉茨认为,景观设计师不应过多地干涉一块地段,而是要着重处理一些重要的地段,让其他广阔地区自由发展。景观设计师处理的是景观变化和保护的问题,要尽可能地利用在特定环境中看上去自然的要素或已存在的要素,要不断地体察景观与园林文化的方方面面,总结它的思想源泉,从中寻求景观设计的最佳解决途径。

拉茨对传统园林有着独特的见解。他本着"应该学习借鉴,但是不能照搬"的态度,寻求着适合场地条件的设计。

彼得·拉茨的代表作品

彼得·拉茨的作品始终贯彻生态的思想,同时与艺术完美结合。他尤其擅长用生态的手法,巧妙将旧工业区改建为公众休闲、娱乐的场所。他的作品为世界许多旧工业区的改造树立了典范,在当今风景园林规划设计领域影响广泛。

彼得·拉茨代表作品有杜伊斯堡风景园公园和港口岛公园,这2个设计作品的理念和手法都完全遵循的场地本身及其与外部的结构关系,效果上都体现了对历史的尊重和追忆,并进行了新的诠释,是具有生命力的景观。

尽管这两个项目有很大的不同之处,但它们的设计理念都是相同的。在萨尔布鲁克港岛这个项目中,厚厚的废墟之下掩埋了大量的工业遗留物。拉兹将这些废墟挖开,以确保没有任何的工业遗留物,并将清除了大量的工业原料,在这片空地上建起一座"废墟"景观。

 1、杜伊斯堡风景园公园

杜伊斯堡风景园公园平面图

  杜伊斯堡风景园公园坐落于杜伊斯堡市北部,这里曾经是有100年历史的A.G.Tyssen钢铁厂,改造前公园一片混乱。拉茨尽可能地保留了原有的构筑物,甚至是矿渣,将现有的混乱公园整合为新的景观。

  拉茨在收集了所有可利用的元素和信息后,将它们归类到互不干扰的系统,依照高度的不同划分,形成了水系、道路、高架步行道和景观斑块,使它们各成系统,尽量减少人工干预,保留有用的信息和要素,建成后的公园以颜色来区分:红色代表土地,灰色和锈色区域表示禁止进入的区域,蓝色表示为开放区。各个系统独立存在,只在某些点利用视觉,功能或者仅仅是象征性的元素连接起来。


杜伊斯堡风景园公园实景
用木头堆成的景观

公园斑斓的夜景

金属广场

废旧的工业设备形成的景观
 

郁郁葱葱的植物景观
 

植物景观
 

公园景观
 

工业遗址标志物
 

用石子堆成的景观
 

公园的游乐场地
 

公园的水循环系统

欢快落水景观   
  评论这张
 
阅读(8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