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赤鱼追波

建筑日记

 
 
 

日志

 
 

dECOi的作品——国际建筑大师讲坛实录  

2012-07-30 13:17:49|  分类: 建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dECOi的作品——国际建筑大师讲坛实录 - wuhelo100 - 赤鱼追波
美国著名建筑理论家 Mark Goulthorpe
  时间:9月17日9:30-17:30
     9月18日9:15-17:30
  地点:首都剧场

  主持人:中方集团总建筑师 布正伟
  演讲人:美国著名建筑理论家 Mark Goulthorpe,dECOi M.I.T,U.S.A
  主题:dECOi的作品

  【布正伟】:请美国MIT大学,马克先生给我们讲演,他讲演的题目是DECOi的作品。欢迎!

  【Mark Goulthorpe】:有人说英文吗?如果大家会说英文的话请把手举起来,你现在能理解我的意思吗?如果大家不懂英文的话,我可能会说的少一点,如果大家理解英文的话,我普遍会说的更多一点。你理解英文吗?如果你不理解英文的话,你应该去找一个耳机。

  我的演讲会主要讲一讲在巴黎的作品,我们更多是注重在电脑所带来的这种科技的变化,我是在MIT,本次演讲主要是讲一些数据的设计所带来了一些变革。

  看到这个非标准化的,最近在巴黎有一个会展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它叫做“非标准”,它主要是一个数字文化,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上面有非标准建设、非传统建筑。在这个展览当中也展示了我们的一些数字的设计,这个就是我们展会的进口,在展会里面有很多不同的设计,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是这个主要表达的是每一个工作当中的一个表现,同时体现它的不同的理念,在这个展会当中有意思的不仅仅是新的想法,而是很多上百种不同的工作,其中包括很多的数字设计。

  大家可以看到这是不同的设计作品,我认为最有意思在会展当中的一些基本的变化,就是由于数字科技带来的一些变化。大家应该理解数字的设计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了,这是一个大概的目录,关于11个主题的不同的设计样板,大家可以看到这个是1906年在巴黎的一个建筑,主要是侧重于四度空间的一个设计,每个人都把它看作是非常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个概念。

  大家看到1920年的建筑风格主要是将建筑融入了非常正式的概念当中。我们看到这些图片展示出不同的风格所展示的不同的设计理念,同时它也影响了一些文化的想象力。我认为本次展会不仅展现了在中国的一个数字的变化,我们也同时感受大展示的一些不可忽视的和遗忘的一些数据和事实。有时候回头看去,你会发现有一些设计是非常难以抓住的,不管怎么说这就是我要说的11种不同的建筑风格。同时也体现出建筑风格的激进化,这是一个建筑城堡的模型,这里面也运用了很多类比的方式来体现它的建筑的特色。这是由数字科技界学由头发带来的灵感。这个是它的茶杯,每一个茶杯不再是成批量的生产,而是具有特色、独一无二的作品。这个是另外一个建筑的例子,这个意味着互相之间的互动以及活力的体现。

  我想在很多不同的领域,从1997年的为总统所建筑的一个项目,当然了新的建筑可能会涉及很多新的材料会采用新的素材,同时会参考很多不同的科技最终来完成它。我们以前曾经试过,看到这个图片是用塑料当成材料融入到建筑当中去,这是我们在强大的竞争下做的项目,我们用玻璃作为一个一种材料来进行建筑设计,这里面有一些非常基础的东西,非常地具有表现力,非常让人有灵感。这不是由电脑设计出来的,而且由挤压的塑料做成的,这个是比较新奇的一些材料产生的灵感。大家可能看到从这个图片当中可以感受到它的材料的质感。我们这个是用的三个舞蹈者一起来舞动,我们对这个图片进行了加工。从这个图片来讲,用这种材质并不是特别的容易的。这就逐渐变成了一个框架的一个表面。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是,如果你没有一个非常好的科技做支持,但是你可以用其他的一些中心的想法作为依据来发展、延展。我们用的这些制材跟传统的是不一样的,我的意思是在建筑的最基础的设计阶段,在我们这里更多的是在这方面体现出它的独一性。我认为真正地去考虑我们现在并没有在跟任何媒体进行合作,大家看一下这个图片是我们做过的一个作品,看到这个房子的表面是一个非标准化的跟设计主义相关的一种概念。

  我们在这里面采用的科技主要是在表面做一些文章。实际上你是在用另外一种材料来代替,比如说电视的表面的一种素材。这是我待会儿要讲的一个项目,这个实际上是跟铸造有关的。

  在表面采取不同的素材以及它本身所带来的动力和活力的不同,这就是我待会儿要讲到的那个项目所涉及的某些方面。大家看一下,我们采用了很多不同的科技,大家可以看到很多小小的图片,让你感觉到数字的科技的采用,在建筑当中采用所带来的变化。如果你承认不同的科技活力在一个传统的领域所带来的变化,我们看到这个会引起更多的在这方面的讨论,我认为这个图片是非常有意思的图片,是一个现代的人正在慢慢地脱衣服,用一种表演的形式,我们看到达尔文是变化论的一个思想家,他永远是在跟西方的很多思想进行辩论,他认为变化论是他一直坚持的一个理论。所有的生物是由于他们本身的基因因素、环境因素以及他们本身的能力所决定的变化过程,同时他所提出的看法,更像是我们谈的数字科技有一些相似之处。当你开始考虑数字科技的具体过程。每一个单独存在的话,我们看到的是每一个单独的个体,现在我们不是在真正的做一个建筑模式,而是在做建筑模式可能性的探讨,这个其实像我们提出了有意思的研讨性的问题,你可能会被这生物质量感觉到非常的神往,很有意思。在我再寻找其他行业的人们,同时在追求这种数字科技、数字系统的研究,我们从创作音乐的过程当中看到了数字科技的使用,不光如此,还有舞蹈、艺术当中我们看到了很多数字科技的使用,它们也是同样经过了在电脑上的不断试验和不断地模仿,在建筑领域这种数字科技的使用跟其他相比起来有十年的差距。

  我们从图片上看到它所滑下的地方表明他所寻找的表面现象的联系和关联。在这个过程中有转变的,是一个过度的时间,我们会发现有很多新的可能性,通过不同的方法、不同的科技,看到有很多的这种可能性。这本书更深的表述了它在这方面的一些设想,同时为了给大家一个好的讲解。我来举一个例子。

  这个是在十年前完全由数字科技模仿出来的声音。听起来非常地自然,听起来很自然,觉得有一点恐怖,因此它可能在那个时间段看起来能够把数字科技用到…,第一个是在1997年,这个是1997年的数字科技模仿声音,听起来更加复杂、更加真实。大家再听一下这个声音,应该是在1999年模仿出来的音乐。

  大家可能非常难的去表述它表现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大家可以慢慢通过理解,去获取一些信息,这个数字科技的产品听起来非常的奇妙。我对这样的作品、这样的项目非常神往。

  另外一个数字科技很多人把它分为两类,是纯粹的数字科技和非纯粹的数字科技,它只是将不同层面的科技融合起来,然后将其融合为一体,使它听起来像一种声音或是一个作品。

  如果我们现在进入了一个精确的非决定状态的话,可能听起来比较让人吃惊,说到电脑,我觉得电脑的使用对我们的思维的需求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同时也让很多人有一个媒介进行沟通和交流,同时小组的创造力也在某种程度上有所体现。我发现从这种科技当中也发现了很多新的创意,在这个项目当中我可能会更多地体现出了我刚才说的理念。

   这就是我的数字科技设计的一个大概介绍,如果你们喜欢的话。

   这个是南部银行的一个过道,从图片中我们看到有很多比较低的博物馆等等,像这样的英式的建筑,这个过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低调处理。竞争点在于为这个建筑设计一个新的过道,我所面临的问题是我如何能够设计出一种建筑,一种风格来,使它能够把活力因素融入到这个设计当中,设计过道的想法让我觉得非常好奇,我宁愿相信更多的想象,在过道的设计当中更多地融入运动和声音,我尽量地去想寻找人们在通过这个过道的一个大概的流动的方向,于是就设计出了一个感觉上看上去比较奇怪的建筑风格。

  开始展示过道的一个作为声音和光线的建筑,以及人们通过时,一个真正的通道,它所有真正的作用。同时看起来使整个的感觉上非常传统的,令人非常好奇的风格。同时我也考虑到过道设计整个的费用是比较低的。我们回到原来的三度空间的草图,我再尽量地去回想我在夺一个草图的一些细节,这个是文化中心,另外一个出口是火车站,我要慢速地展示一下。这个是在同时设计出来的,尽管看起来有点难度,但是它是有一定方法设计的,这个过道的设计不光是体现出了人流的流动,同时也刺激了人群的流动。

  对我来讲更有兴趣的是我们创作时的一种风格,比如说一些不确定的样品的寻找和选择,我自己因为跟数字科技设计,只要是涉及到数字设计的话,它有一个优势。另外一个实际的例子,这是一个伦敦的艺术馆,大家看到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在它原来的基础上对它进行了更加激进化的设计,你重新组合对原来的框架进行整合,我们生产出这种建筑的表层的材料,同时我们在电脑里面就表面的一些其他因素进行设计,然后将之转给生产的部门去生产,实际上是一个非常令人神往的一个项目,看到这个建筑的墙面非常的光滑,有一些条文在上面有所体现,这个体现了它的灵活性和它的模仿性,看到了只用了两到三分钟时间,就可以通过数字科技实现我们的设计,你可以把你的手指伸到这个表层上,你可以感觉到非常的完美。这个是五层玻璃的,这个设计过程实际上比你想象的要短的多、快的多。我没有在开场的晚上的影响,尽量在想把这些复杂的因素组合在一起的努力下进行。这是一个白色的盒子状的建筑,这是在巴黎最新设计的一个建筑,我们叫它非标准化的设计制造,它其他包括有很多非标准化的部分,我来再给大家仔细地详细地讲解一些具体的细节。在这个住宅当中是1970年非常漂亮的房间,是在巴黎中心,他们把那个建筑为孩子们买下来,原来的设计非常的强劲,非常有意思,它的房间的天花板非常低,对于正式的空间很小,他不想对这个房间进行重新设计,他只是想对材料进行一些变化。比如说它没有饭桌,因为他不喜欢。这个原来的楼非常地拥挤,三个卧室,厨房是在后面,我们把厨房往前移了一下,主卧变得又长、又细、又窄,同时拥有一个主卫和换衣服的空间,所有的地面可以被打开,在楼下是一个办地下室的空间我们把它打开,为孩子们创造了一个非常开放的游乐场所,同时还有三个小的为孩子们设计的卧房。我建议并没有正式的机遇让我们进行设计上的发挥,而只是在一些细节上我们可能会有一些发挥。我觉得这个项目更有意思的一点在于这个模型方面的设计上,大家可以看到右下角,所有的周边是一个竖直的,在竖直的物件底部,它具有巴罗克的风格。楼下的非常简单,材料使用也非常的厚实,我们在楼梯的下面进行了一些设计,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曲线图,非常的令人惊异,我们把一些特殊的物质放在它的表面,感觉上与众不同。在楼上该项目更有意思,每一个卧室在它的细节的地方,浴室、卧室都体现得淋漓尽致。

  这是一个卧室,我们看到卧室在很长窄的房间里面,床放在很长很长的房间里面,在后面我们也做了一些设计,在床的后面,床只是有一条腿,可以随时推到墙的一边。我们用塑料的素材在任何地方都长期使用塑料的素材,比如说排风系统以及一些大面积的使用。

  灯光的设置是按照不同方向进行设置的,对于它搜集来的照片非常有意思,它在细节上面费了很多的心思,有些细节很难以引人注意。大家可以从外面看到有一些颜色已经渐渐地被渗透到里面了,一般来讲这样的门需要九个人一起来安装这个门。

  我们在开关的制造上面同时也花费了一些心思,我们用到的木头的话也是一种非标准话的木头。屋子里的地板选择红地板和绿地板,大家可以看到在图片上有一点发灰,这边的地板的素质是一样的。在楼上的木头有将近200年的历史。它是从的200年的木头,采用这种材料做成的,这样的木头有点像木炭非常美丽。在楼上的表面用了很多。你们可以看到有四种不同的颜色,有黑色的墙面,厨房用三种不同的木材装饰,每一个部分的不同的部分的选择都是不一样的,这个项目给大家一个非常好的回顾,巧妙的使用了不同的材料、木材,看到这个是男生用的洗手间,更有意思的是在每一个部分的具体设计更加的有趣。比如说在这个图片上我们觉得在壁炉上面去做一些设计,除了应付客户的非常强烈的要求之外,我们也有自己的一些新的设计。这个部分由于它的复杂的设计,在生产方面有非常大的困难,实际上是由木雕师来雕刻出来的,剩下的这几件是由机器制作出来的。当数字设计和中世纪的素材结合在一起的话,感觉非常让人神往。

  我们忘了如何把它装到房子里面了,这个本身的设计非常具有说服力,我们对这个设计同时安装起来进行了试验,看到了在壁炉上面的非常漂亮的弧线,同时的话,我们也在对其他的方面做了设计,比如说洗脸的池子以及其他的方面。

  看左下角,大家可以感觉到随着这种变化的不同,你们在追寻左下角的这个变换。看到了这张图片,你会了解它的设计和组成,然后从工业的生产当中,会发现它会非常容易运用到工业生产当中。这个是女主人的洗脸池,它有一个特点是它的颜色非常漂亮,是一种银黄色的,这是另外一个洗手间,这个设计越来越复杂,尤其是当你考虑到这些材料的灵活性的时候。我对这个设计的理解是将表面上的折痕放到不容易被看到的地方上,这个对木雕师说起来是非常困难的。这个部分是女主人的更衣室,她可以从自己镜子当中看到自己更衣室的样子。这个部分是由机器制造的,你可以单独地运一件,但是其他的部分会非常的长,如果有一部分出来的话会感觉到非常的难看。我希望把他们全部都填进去,但是也有一些客户可能对调出来的东西不是特别满意,我们需要不断地打磨它,让它变的更漂亮一些。

  更有意思的是这个是大概有5厘米厚,直接可以放到天花板上,如果这个部分一旦被嵌入整个房间当中,整个屋子会变的生机勃勃,我喜欢这张图片,因为它捕捉到了很多曲线的复杂,而且它是由非标准化制造出来的。

  尽管是一个很大的项目,但是它在细节上面也有很多的数字设计的介入,我们在设计当中也是尽量地将这个数字设计的理念嵌入我们的设计当中。在这个设计当中,因为是一系列的项目,因为它们都是互相关联的,这个是在美国南部的一个小镇里做的一个项目,市长邀请了50位艺术家对这个项目进行讨论,这就是现场,我们把这个看作是一个机会,来将有创意的过程和制作的过程有机地联系起来。大家看到了,实际上原来的屋子非常的原始,在这里我们把它变成了一个比较简单的空间的概念。它实际上是由五个不同的角度来出发的,这个是最终的一个样子。我们把它变成了三维空间的设计,两个空间的。所有的周边的环境为了配合这样的设计,也都相应的有一些变化,现在正在试图创建这个建筑。这是一个版,这是我们研发出来的不同的版,据制造工程师讲,这是一个非常优雅的方法,一个物体可以改变它的形式,同时看起来有点像是一个雕塑,然后我觉得把更像是一个当地的房屋的模型。在整个建筑当中,作为当地的一个房屋来讲,它有它自己的实用性。这是另外一个项目,是一个服装展示的厅,我们希望能够将打破逻辑,打破在制造复杂因素时注重的一些传统的想法。我真的是希望所用的素材、材料能够在以前的一个项目当中,使用以前的项目所用的素材。

  现在用塑料来做的话比较现实,但是成批量的有点不太可能。于是我们又回到了两度空间的理论,这就是我们制造的工艺,这个应该是在星期一的时候被完成,我希望是这样。另外,更令人意外的是,建筑本身是不太可能的,因为它有很多不同的小的部分粘贴起来,而且每一条线和细节都是不一样的,整个的造价也是非常便宜的。我们为了将二度空间变成三度空间,红线意味着密度,我们需要设计出三维空间,因此设计非常地牢、稳。看起来这个理论不是特别的复杂,但实际上比较复杂。   大家看到这是最终的一个模型,大家可以看一下,基本上它有一种动感,我们用的是同样的科技、同样的文件,三个人就可以把这个模型放在一起,这点本身就具有说服力,这个本身就是很美丽、很漂亮,也可以看到新的材料的使用,在材料上不同的图文更是让人过目难忘。

  第三个是我们在伦敦的一个项目,是我们设计出的一个延展的一个公寓房,我们在设计这个公寓房的时候,我们面临很多不同的限制和挑战,只是它将你的视觉限制在两个方向,我们想将视觉、视野更扩大化,这是我们的一个想法,将它辟开,由三度空间变成两度空间,逐渐的这种样子就出现了。可以根据对一些细角的地方进行一些调整,尤其是针对客户的意见,这就是我们的设计作品,它不一定是独一无二的,但是它对客户的需求潜在满足达到了这一点。

  我们主要的目的是在建筑之前能够有一个制作的过程,我曾经让他们去做,所以这个是一个制作的过程,他们意识到这样做是比较合理的,电脑设计模型变成了一个重要的关键点,因此,我们逐渐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里面存在着很大问题,如果你能够解决这样的细节的问题的话,实际上你就等于把那些关键的问题就解决了。

  大家可以看一下一个图,这是一个过程,制作的过程,在这个部分,我们把不同的六边的形状放在一起,所以这就是我们之前说的前期制作的主要因素,这是一个模型,一些三角形,这主要是从我们的电脑当中过来的,爱瑞克非常关注这些设计的耐劳性,这就是我们的模型,我们会对这个模型进行表面的一个设计,这也是我们的一个过程从电脑的文件到真正的制造到生产。这让我觉得非常地兴奋!

  这是我们设计的另外一些作品。还有一个非常快的暗示,如何设置三角形的概念,我们寻找一个最适当的方案,这是在对所有的提出的理论进行测试,我们做了很多这样的实验,在这里,看起来并不是特别的完美,但是如果你要是对它进行一万次的试验,你会发现,你的最理想的模型正在慢慢地演变,正在寻求一种最有效的方法,在你给出的特定的环境下。

  我们可以借助电脑的特性,让他们去做电脑所能够做的事情。

  最后一个项目同时也是一个互动性的,英国的伯明翰的一个艺术的作品的设计,它的表面看起来应该是,你可以想象,如果人们,在表面上可以这样的一个提示,和这个楼里的表演联系起来了,如果你想要一些竞争的话,那会更吃惊,我们用18个月来证明这是可行的,我要告诉你我们在研究过程的一些结果。这个经过试验,现在速度非常快,成本非常低。你希望它的表面被某些东西所融合在一起,但是它会非常快的展开,在开始的时候我们设计了一个很大型的电脑系统来控制该项目。

  我们开始创建这个这样的一个系统,给出一个信号,逐渐的我们开始平衡,我们逐渐在机械技能中间寻找一个平衡点。当然了你会被它的密度所限制,同时速度也是非常令人震惊。我们现在在小规模的范围内获得成功,但是还没有进行大的机械化的生产,大量的生产,你可以想想我们在第一个晚上,我们为此是多么高兴,昼夜狂欢。

  这个是一个模型,我们大家都知道,我们可以看到它的液体,这是我们追求的一个效果。互动性,我们也开始追求。这个是从录像机里面看到的镜头。一个摄像机在看一个人的手的运动逐渐靠近,这是我们看到的最远最深的一个延展。现在大家听到的是一个人的声音,它是通过麦克风来唱歌,你可以低声说话使它有所变化。谢谢!

  【布正伟】:马克先生用丰富的实践来讲述这个数字技术的应用,这对我自己来讲也是第一次听到和看到这么丰彩的一些作品。其中包括运用数字科技,包括建筑设计中的一个走廊、一个卫生间,还有展示厅一个服装展示厅的一个局部,再到建筑顶部的处理,最后还到了一件艺术作品的创造,所以听起来不仅有形、有光而且还有声音,整个讲述的非常地充分,使我们对马克先生的创作实践充满了敬意。国内外文献里对数字运用也说了不少,但是就实际应用里,还有待于建筑师、设计师进行开拓,现在有这样一个机会,给我们做这样一个演讲是非常难得的。下面我们想请大家来交流,看看有什么问题和想法。

   我想提一个问题,在功能主义的时候,有这些一个口号叫形式跟随功能,现在我觉得数字技术的出现使得有很多的形式由设计师把它设计出来以后,我们往里填充功能,所以说对我们有一些设计的概念有很大的冲击,我就想请问马克先生,是不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功能是不是跟随数字技术呢?或者形式跟随数字技术?可不可一这样讲?

  【Mark Goulthorpe】:我觉得最后我们做的这些,实际上就是想展示科技应该是跟随数字技术的,因为它是不同的科技的话,应该有不同的模式。我是这样认为的,有这样的实践证明,可以对在某些方面取得突破的同时,实际上我刚才讲的这些项目的话,是针对现有的这些科技上完成的,我觉得并不是非常简单地说,是形式来追寻功能,而是说形式追寻形式。

  【布正伟】:下面我想马克先生现在还在继续它的创作实践,今天有这样一个机会,从宏观一直到微观的实践的东西,给我们一个很好的交流的机会,我们用掌声表示对他衷心地感谢,同时也预祝他在今后的工作中取得更大的成绩。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